对话河北好人|蔚县85后退伍军人李飞:割肠救父尽孝道

作者: shuai 分类: 新2官网 发布时间: 2021-11-17 05:03

蔚县85后退伍军人李飞——

割肠救父尽孝道

小肠移植手术后,李飞(左一)与父亲合影。受访者供图

好人名片:李飞,1985年出生,曾参军入伍,期间曾荣立三等功。现与妻子在家乡蔚县县城经营一家服装店。2020年父亲突患肠系膜上动脉栓塞,小肠大面积坏死,切除手术后仅剩30厘米,为延续父亲的生命,李飞毅然决定割2米小肠移植给父亲,展现了为人子女的情义和新时代青年人的担当。他的感人事迹引发众多网友关注和点赞,今年先后被评为“河北好人”和“中国好人”。

李飞毅然割肠救父的感人事迹赢得了邻居们的交口称赞:“是个大孝子,都说‘羔羊跪乳尚知孝,乌鸦反哺孝亲颜’,李飞就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大孝,践行了这句话呀!”

李飞听到类似夸奖的话总是淡淡一笑,“孝敬老人是做孩子的本分,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记者:从去年移植手术到今年10月将近一年时间,目前您和您父亲的身体状况怎么样?

李飞:我之前当过兵,平时也喜欢运动,身体素质一直很好,所以术后恢复得还不错,为了能省下费用给父亲多买几袋营养液,在仔细询问医生得到应允后,我选择了提前出院回家休养,刚做完手术时伤口非常疼,偶尔还会有点痒,现在已经没有那种不适感了。

但毕竟是从身上割掉了2米的小肠,刚手术完也只能吃流食,不到一周的时间我瘦了20多斤,虽然已经恢复了将近一年的时间,但明显消化不好了,需要少食多餐。生活上倒没什么影响,就是不能剧烈运动,只能适当锻炼,原来喜欢打的篮球不能再碰了,不过在父亲的生命面前这都不算什么,能延续父亲的生命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。父亲自从查出肠系膜上动脉栓塞的病之后,身体一直比较虚弱,再加上移植小肠手术后,需要常年口服抗排异的药物。现在,我每月带他复查一次血、3个月复查一次肠镜,正在慢慢恢复中。

记者:您能描述一下当时父亲面临着一个怎样紧急的病情吗?

李飞:去年6月的一天晚上,已经躺下准备睡觉的我接到母亲的电话,说父亲突然腹痛难忍、上吐下泻,我匆忙爬起赶回家,连夜带父亲去往医院就诊。

父亲在做小肠移植手术之前我们辗转了蔚县、省会、北京的三家医院,最终经过检查父亲被确诊为肠系膜动脉栓塞。肠系膜动脉栓塞这种病非常凶险,而且容易延误诊治,病死率极高,需尽快切除坏死小肠,不然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,经过全力抢救,父亲近7米的小肠最终只留下30厘米。

切除坏死小肠虽然保住了父亲的性命,但另一个难题又出现了。仅有的30厘米小肠,意味着几乎没有消化吸收能力,父亲只能靠静脉注射营养液维系生命,但长时间依赖营养液,肝脏等器官也会因为长期被“闲置”而丧失功能,仍然会有生命危险。母亲一夜白了头发,我和当时正在清华大学读研的妹妹下定决心四处寻医问药,一定要找到更合适的方法救父亲。

记者:是怎么决定通过做小肠移植手术来延续父亲的生命的?

李飞:在父亲住院期间,妹妹一直在查询与“短肠综合征”相关的研究文献和新闻报道,后来惊喜地发现,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开展的多台小肠移植手术,曾为多名“无肠”和“短肠”患者解决了难题。我们经过与浙大一院多次沟通联系,确定父亲的状况可以进行小肠移植手术。

考虑到等待捐献肠源时间久、费用高,而且可能有手术后排异反应强烈甚至出现并发症的因素,医生建议进行亲体小肠移植,我和妹妹都做了配型,最终都配型成功。我是家里的大儿子,妹妹还没工作、没结婚,割肠移植这件事必须由我来做,更何况我曾是一名军人,上阵报国都不怕,更别说割肠救父了。就为割谁的小肠这件事,我和妹妹争吵多次后,我才把她说服。

“百善孝为先”是我们家的家风之一,孝敬老人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,从小父亲就这样教导我和妹妹。我的生命是父母给的,为父亲割段肠子又算什么,父亲病了,我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,这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,我们也会将良好的家风继续传承下去。(河北日报记者董琳烨)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