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大河之北·河北人文地理解读】源流篇(下)|人文初祖

作者: shuai 分类: 新2体育 发布时间: 2021-10-07 08:57

【阅读提示】

河北,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。

涿鹿之战后,黄帝、炎帝、蚩尤三祖融合,终成华夏。

保定唐县,传说中尧的初封之地。

邯郸邱县,大禹曾于此治水的故事流传至今。禹分九州,以冀州为首,河北的简称“冀”自此而来。

邢台,曾是商王朝前期的王都之一。

石家庄藁城,曾矗立着殷商的北方重镇台西。

“燕赵”的版图,则奠定于战国。

边疆苦寒的燕、四战之地的赵、国祚短暂的中山,孕育了燕赵大地勇武任侠、慷慨悲歌之风。

从涿鹿之战,到燕赵并立,河北一步步见证了中华文明的孕育,也一步步确立了自身独特的人文气质。

文明的初曙

泥河湾博物馆镇馆之宝、迄今在河北境内保存的唯一一条新石器时代的“龙”——玉猪龙。泥河湾博物馆供图

三祖融合成华夏

2019年12月15日,阳原。

一件重要文物在严密护送下,从省文物研究所(今省文物考古研究院)出发,历时4个小时、337公里行程,被转运至位于这里的泥河湾博物馆。

这是一次“回家”之旅——在出土24年后,这件文物回到了阔别已久的“故乡”泥河湾。

“它一回来就成为我们的镇馆之宝。原本我们准备在春节之后为它举办一个欢迎仪式,因为疫情防控没能举行。”泥河湾博物馆馆长侯文玉至今觉得“亏欠”了它。

它究竟是什么“宝贝”?

2020年9月6日,在泥河湾博物馆一楼新石器时代展厅,我们见到了它——玉猪龙。

它很小,高3.3厘米、宽2.6厘米,要透过展柜的放大镜,方能看清阴刻的纹理。它脱胎于一块环形玉,有着猪首、龙身,身体卷曲,首尾相接,因此得名“玉猪龙”。

1995年,在阳原姜家梁墓地,考古工作者在距今5000多年前的一座墓中发现它时,它静静躺在墓主人颈部右侧。

它是迄今在河北境内保存的唯一一条新石器时代的“龙”,对于河北考古界,弥足珍贵。

龙,中华民族的图腾和象征。我们都是“龙的传人”。

其实,在两千多年前,便有一个人来到河北,探寻中华文明的渊源。

公元前107年,西汉靠近北境的涿鹿古城,一位39岁的史官,细细考察涿鹿古城的遗迹,耐心向当地老人询问古城与黄帝、炎帝、蚩尤等原始部落有关的民间传说,为他正在写的一部史书收集素材。

他就是西汉著名史学家司马迁。

司马迁到访的这座古城,城址就在今天张家口市涿鹿县城之下。今天的考古发掘表明,这座古城始建于战国时期,在这里发现的秦砖汉瓦,虽然并未见证炎黄时代的风云际会,但或许真的曾迎接那位亲访古迹的太史公。

最终,他把考察的收获结合史料,写入了《史记·五帝本纪》。

黄帝“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。三战,然后得其志”。“蚩尤作乱,不用帝命。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,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,遂禽杀蚩尤。”黄帝胜利后,“合符釜山,而邑于涿鹿之阿”。

这是今天我们在记载中能看到的关于中华民族源流较早的记述。

史籍记载,距今大约5000年前,黄河中下游分布着众多规模大小不一的部落,其中三个最强大的,首领分别是黄帝、炎帝和蚩尤。

在部落间征伐中,黄帝经过“阪泉之战”“涿鹿之战”,征服了炎帝、蚩尤部落,统一华夏。

黄帝、炎帝、蚩尤被尊为“华夏三祖”。

涿鹿一带,就是中华民族第一次大规模战争的古战场。

“通过战争,黄帝、炎帝、蚩尤领导下的三个主要部族,在这里实现了中华民族历史上第一次大融合。”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夏自正说。

考古发现也在印证,这一带有着多元文化的交汇融合。

2020年10月19日,蔚县蔚州博物馆。

馆长李新威指着馆中两件器物的图片,“要放在一起看,才能发现深意。”

一件是蔚县三关遗址出土的红山文化的典型器——龙鳞纹彩陶罐。龙鳞纹由平行的单向曲线构成,线条为红彩,从口沿一直延伸到腹部。

一件是蔚县琵琶嘴遗址出土的仰韶文化典型器——玫瑰花彩陶盆。彩陶盆为泥质红陶,敛口平沿,圆唇鼓腹,陶盆肩、腹部用黑彩绘有玫瑰花卉纹图案。

一种考古学观点认为,这一“龙”一“花”在众多器物上的出现,有规律可循。

“龙”,多出现在黄帝部落主要活动区红山文化区;“花”,也就是“华”,多出现在炎帝部落主要活动区仰韶文化区。

“龙”和“花(华)”,正是中华民族文明起源中最重要的两个徽标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